目前主流的机器人辅助手术设备是达芬奇手术系统(da Vinci Surgical System),它每年执行大约 20 万例手术,大部分是常见的子宫切除和前列腺去除。但达芬奇系统远不完美,它不能移动,重达半吨,成本昂贵(180万美元)。它使用的是私有软件,即使能负担得起,研究人员也难以修改操作系统去尝试新方法。。  Raven 最初是加州 Santa Cruz 分校研究人员为美国陆军研发的,是一款战场手术机器人原型,十分紧凑,轻便而廉价(25万美元)。但更重要的是,它使用的是开源软件,基于 Linux 的操作系统允许任何人修改和改进原始代码。美国多所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 Raven 的基础上创造各种新用途:哈佛研究人员尝试让 Raven 在跳动的心脏上做手术,UCLA 试图增加新传感器让机器人与手术者通信。

  Facebook 创始人兼 CEO 扎克伯格  摘要:究竟有多少具备稳定发展潜力的公司在资本的驱使下提前透支了自己的生命周期?目前并没有准确的数据。IPO 模式除了给予创始人和风险投资家更大的价值回报之外,是否真的能够给高科技企业带来急需的发展资金?未来恐怕值得观察。  但是如果你了解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真实想法,你或许并不会认为 IPO 是这些行业巨头所必须经历的步骤。实际上,从资本运作的角度来看,真正想上市的可能更多只是投资高科技行业的风险投资家和天使投资人。如果不上市,他们就无法实现投资收益。  究竟有多少具备稳定发展潜力的公司在资本的驱使下提前透支了自己的生命周期?目前并没有准确的数据。IPO 模式除了给予创始人和风险投资家更大的价值回报之外,是否真的能够给高科技企业带来急需的发展资金?未来恐怕值得观察。    到今年 Facebook 上市的时候,总的融资额最少也会达到 50 亿美元,这将成为迄今为止互联网行业中规模最大的 IPO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到正式上市交易的那一天,Facebook 的市值会比通用汽车、纽约时报和斯普林特三家公司总市值还高。上市后的第二天,扎克伯格标志性的笑脸将会出现在全世界报纸的头版。  但是如果这个笑容是非常勉强的,大家也不要意外。老实说,扎克伯格将 Facebook 推向上市并不是自己的本意,他是被迫的。因为 SEC (美国证监会)规定,一旦一家公司的股东人数超过 500 人,那么公司需要在 OTC 市场(场外交易市场)中进行股权登记,以方便股东进行股权交易和流通。这种交易显然不在公司的可预见范围内,任何一家有成长性的公司都不会乐意这么做的。  因此,扎克伯格此刻就像是一个无助的新郎,他即将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一个部分而不是全部。这位富有远见的年轻人一手打造了这家公司,并在 22 岁的时候拒绝带着一份 10 亿美元的合同提前退休,此刻也将与来自全球各个角落的投资人一起共同运作 Facebook。  扎克伯格显然并不喜欢这个前景,他曾经花极大努力来确保对 Facebook 的绝对控制。公司上市后,扎克伯格仍然持有 56.9% 的股权,对公司具有绝对的掌控能力,也能够任命自己的继任者。从技术上来说,Facebook 虽然上市了,但扎克伯格仍然能够像以前一样掌握公司。  上市对自身控制力带来了影响,如果连全球目前最成功的青年技术企业家都在竭尽全力抵制这种影响,使之最小化的时候,那么很显然:IPO 的模式已经破产。  上市对公司的投资者和员工来说是好事,但是对公司本身而言通常并不好。上市公司会给 CEO 带来巨大的盈利压力,他们会更加关注股价短期波动,而非公司的长期成长。同时,IPO 也将公司从创始者手中夺走,分给了千千万万互不相识的股东。  对于那些成功的巨型公司而言,比如 Apple、Facebook 和 Google 等,公开上市有好处。上市公司可以享受品牌、税收方面的优惠,同时也有更好更便捷的融资渠道。但是对多数小型企业来说,上市的结果通常意味着不可持续成长的开始。  而其实这一切完全没有必要。科技型企业如果需要融资,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解决。但是我们首先要破除的,就是这个行业中盲目的上市崇拜。    从 1933-1998年,大约 65 年的时间里 IPO 成了美国资本主义运行的原动力。企业家将股权出售给投资者,并将募集而来的资金用于公司发展或进一步的投资。比如说,在上市之后苹果和微软都筹集到了足够的资金来发展 Macintosh 和 Windows。股票市场已经成为有史以来最有效率的资本流动场所。  这是个非常有用的功能,但是对于高科技企业来说 IPO 的意义却并不大。由于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的出台,高科技企业的上市已经成为一个悖论———由于上市难度增加,投资者通常会回避没有盈利记录的公司;但是等到公司证明自己实力开始上市的时候,一般而言也不再缺乏资金了。比如 Google,2004年正式上市之前已经连续盈利 3 年,才最终在市场融得 12 亿美元资金。Google 当年并没有使用上市募集而来的资金,而是将其存入银行一直放到现在。到目前为止,Google 的账上已经有超过 440 亿美元的现金。  当然,高科技企业并不需要等到上市才能筹集资本。一大批的风险投资基金和天使投资人都在吵着给他们提供资金,涌入这一行业的资本越来越多。同时,许多企业家也并不总是需要更多的资本。云计算技术已经让初创一家网络公司的成本大大降低。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企业的创始人没有动力公开上市的一个原因。1985年,引入风险投资基金的公司一般花 4 年左右时间就可以上市;但是到了 2009 年,绝大多数引入风险投资基金的公司要花上 10 年时间才能公开上市。  如果 IPO 的主要目标并不是为这些有发展前景的公司募集资本,那 IPO 还有什么用?现在来看最大的作用,就是给创始人、员工和早期投资人发奖金,以奖励他们早期的冒险精神。但也不是这样一无是处,上市目标还是公司在草创期能够吸引到优秀人才的一个法宝,因为他们通常只有前景,而不能给员工很高的工资收入。这也是吸引早期投资者的必要条件,因为只有上市这些投资人才能获得回报。  粗看起来,这样的制度安排似乎并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仔细深究,就会发现这种制度下投资人对于投资回报的追求,会与他们所投资公司的长期发展目标产生利益冲突。  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尽管他们宣扬要改变世界,但其商业模式却非常简单:低价买入、高价卖出。投资者寻找价值被低估的公司,用相对较小的代价入股,并在以后退出获得投资回报。但一家风险投资入股目标公司之后,他们通常五年以后就要卖掉股份退出。完成这个循环之后,他们才不会管这家公司是继续存活一年还是一百年。  这种模式专注于投资者的投资回报,而不是公司的商业模式。对于像 Apple 和 Facebook 这样高速成长的大公司而言,或许投资者和公司的目标并不冲突;但是对于大多数成长空间并没有那么大的初创公司来说,过分的拔苗助长甚至扼杀了他们成为一家不错的中型公司的机会。

  据美国科技博客 Business Insider4 月 20 日报道,美国旧金山创业公司 Loyal3 周四宣布,到今年 6 月时,上市公司可直接借助 Facebook 页面向消费者销售股票,用户无需缴纳费用,无需借助经纪商,只需点击 3 次鼠标。  Facebook 即将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但交易所将不再是购买股票的唯一方式。Loyal3周四在《广告时代》举行的数字会议上宣布,上市公司今年 6 月就可以在他们的 Facebook 页面上直接向消费者出售股票,用户无需缴纳费用,无需借助经纪商。  “从多个方面讲,这将是下一个“赞”(Like)按钮革命。”Loyal3主管、前 Facebook 首席隐私官克里斯·凯利(ChrisKelly)表示。Loyal3认为,这将大大提升消费者购买股票的热情,目前只有 18% 的美国人持有股票。“拥有权改变一切,”Loyal3CEO 巴里·施耐德(Barry Schneider)表示,“人们更加关注所拥有的东西。”  施耐德表示,其消费者购股计划(CSOP)将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一次延伸。新平台将使得部分股票购买在 3 次点击内完成。“为了提升各品牌的成本效率,我们已经让系统更加现代化,消费者很简单的就能完成股票购买,就像在亚马逊网站上购买一本书那样简单。”施耐德称。  转自:

  北京时间 4 月 27 日早间消息,据 ,谷歌眼镜创始人 Sebastian Thrun 日前利用谷歌眼镜(Google's Project Glass)拍摄并在自己的 Google+ 上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内容是采访他的主持人 Charlie Rose。  谷歌眼镜发布以来一直受到外界的质疑,很多人只是看到了这个机器,但它的细节、它的实用性都不清楚。Charlie Rose 对 Thrun 的这次采访也正是关于谷歌眼镜项目的。  Sebastian Thrun 在接受 Charlie Rose 的采访时,正戴着谷歌眼镜。当主持人问及谷歌眼镜能做什么的时候,Thrun 将手放在眼镜上,像是操作了某个按钮。然后他表示他已经拍摄了一张主持人的照片,并上传到自己的 Google+ 上了。  我们在 Sebastian Thrun 的 Google+ 主页上,可以看到一张 Charlie Rose 的照片,照片发布于 4 月 19 日。  利用谷歌眼镜所拍摄的照片(图中人物为主持人 Charlie Rose)  Thrun 在访谈中还谈到了谷歌眼镜的一些潜在用途,如将电子邮件信息转换成语音或者为使用者朗读讯息。Thrun 指出目前“拓展现实”功能还不成功,因为在于用户互动方面还很不方便。  “利用谷歌眼镜,其他人能够看到我眼镜所看到的东西。”Thrun 在访谈中也提及的谷歌眼镜的这一功能。  Thrun 拍摄的这张照片并不能确切地告诉我们谷歌眼镜什么时候会走入我们的生活,并且我们也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它是通过谷歌眼镜上传的,但可以肯定得是这张照片是在采访时拍摄并分享的。  Sebastian Thrun 在一个视频中分享了谷歌眼镜一些有趣的功能,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视频:。

  北京时间 5 月 2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雅虎前任首席执行官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周二接受了《华尔街日报》副主编艾伦·穆瑞(Alan Murray)的专访。以下为巴茨在此次访谈中的内容摘要:  巴茨海表示,当她讲话时,公司员工会发送 Twitter 消息,并用视频记录她的一举一动。她强调,“管理公司和管理员工的方式必须完全不同。”  巴茨在访谈中还表示,之所以当年决定出任雅虎首席执行官,是因为这会让她实现人生价值。

分类: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时间:2016-06-11 02: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