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 (记者李丹丹) 今年11月20日是胡耀邦百年诞辰纪念日。新京报记者昨日从“胡耀邦经济思想座谈会”上获悉,中央党校正在编写一本涵盖胡耀邦在中央党校任职时讲话、活动和批语等的书籍。  1977年3月,党中央恢复中央党校,任命华国锋兼校长,汪东兴兼第一副校长。胡耀邦出任副校长一职,主持日常工作。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认为,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工作期间,力推“拨乱反正”。  沈宝祥是该书执行主编,自1965年1月开始在中央党校工作。自1977年6月起,沈宝祥在胡耀邦指导下参与筹办《理论动态》,时为理论动态组成员,后任理论动态组副组长、组长,理论动态编辑部主任、主编。他介绍,胡耀邦在推动“拨乱反正”的过程中,亲自审定《理论动态》的稿件。1978年5月10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于《理论动态》第60期首发,比《光明日报》还早一天。  为了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沈宝祥曾致信给中央党校领导,提出编撰和出版这本书的初步构想。  据沈宝祥介绍,这本书分三部分。第一个部分是胡耀邦在中央党校的日日夜夜,第二个部分是胡耀邦在中央党校的重要讲话、批语等,第三部分是中央党校人对胡耀邦的怀念。该书预计在今年下半年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书中有大量第一手关于胡耀邦的资料此前从未对外公布过。(原标题:中央党校出书纪念胡耀邦)编辑:

□法制网记者 刘子阳  "上交手机、带齐装备、注意安全,有情况及时汇报!"3月25日晚上9时,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原阳县刑警大队停车场上,150多名民警、特警分成5组,整装待发。  近日,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公安部刑侦局调查发现6个省涉及婴儿犯罪,这些团伙将婴儿或孕妇带至河北、河南、山东等地出售。摸清情况后,公安机关决定统一收网。  晚上10时,《法制日报》记者跟随办案民警驱车来到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陆寨乡后大柳村,雨水让本就不平的路面变得更难走,车里只能听到雨刷来回擦拭挡风玻璃的声音。  此次公安机关集中打拐专项行动中,小浩明是被解救的对象之一。解救行动比想象中顺利,整个过程并没有受到阻拦,在一个简陋的卧室里,记者看到了正在熟睡中的小浩明。一开灯,浩明挤了一下眼,随后慢慢睁开眼睛。  外面雨仍在下,养母给他穿上了衣服,女民警将小浩明抱上警车。仅5个多月的浩明一路上没有哭闹,仿佛知道这次解救可能是他人生的一次转折。  "农村的观念还是想要儿子,我还想再看看他。"在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福宁集派出所,记者见到了孩子的养母静静,她今年30岁,丈夫在外地打工,她在家里务农。一次手术,她失去了生育能力,静静有个4岁的女儿,但还想要个儿子,买个孩子似乎成了唯一的办法。  去年农历9月份,静静得知一个消息,有个妇女快要生了,孩子可以卖给她。经过中间人联系,在十几里外的另一个村子,她见到了这位孕妇。  "孕妇大约30多岁,跟我个子差不多,她说自己有了仨,不想要了。"静静描述,整个见面过程,孕妇不怎么说话,也听不出是哪的口音。  不久后,孕妇将孩子生下,果然是一个男孩,双方以7万元的价格成交。静静的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也才3?4万,这个男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借了1万多外债。  听说买孩子的事情被警方发现了,浩明的爷爷连夜坐车从县城赶回家,孙老汉一直把这孩子当成是亲孙子,"孩子刚来我们家时,我叫了许多亲戚朋友来家里吃饭,谁也不知道孩子不是亲生的。"  "娃给我们家带来了不少快乐,名字还是我给起的。"孙老汉说,一家人对浩明都很好,亲手做衣服、买名牌奶粉,为了不委屈孩子还专门腾出间屋子。  好景不长,小浩明一次去医院检查,结果是中重度脑瘫,得知了这个噩耗,一家人陷入悲痛。  其实,静静早就感觉孩子不对劲:"别的孩子稍大一点喊他会有反映,但小浩明反映不强烈,他的手往后勾,经常吐奶、流口水,一天要换6次围嘴。即便如此,我们没有放弃浩明,治疗已经花了一两万。"  虽然舍不得,但孩子被解救对本就拮据的静静一家来说是个解脱。说起小浩明,刚刚平复的静静又哭了起来:"福利院那么多孩子,他有病,能照顾好吗?"  3月26日一早,记者在新乡第二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看见了小浩明。该医院是新乡福利院的合作单位,被解救的婴儿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检后,将被送往福利院暂时寄养,等待合乎条件的人来收养。    把孩子当成商品买卖,贩婴案的幕后黑手是谁?出人意料的是,这起案件的始作俑者竟然是72岁的老太太秦某秀,从相貌上看她和普通的农村妇女并无差别。  根据新乡警方调查,以秦某秀为首的贩婴团伙,组织凉山的待产孕妇来到新乡,在当地生产,再以5万元到7万元的价格将婴儿卖给当地人。  随着调查深入,该犯罪团伙的犯罪脉络和分工已基本清晰,犯罪嫌疑人秦某秀及其儿子、儿媳等人负责联系卖主和买主,为待产孕妇安排住处以及饮食等。该团伙有固定为孕妇做体检和接生的本地医生秦某梅、冷某华,体检和接生的场所也较为隐蔽。  据介绍,这些孕妇对孩子并不重视,身赴异地千里迢迢,吃的差不说,为了隐蔽临盆的时候住养猪场、抽烟、喝酒甚至吸毒,生下来的孩子很多都存在问题。  他们自认为天衣无缝,却不知道整个犯罪过程中都在公安机关的监控之下,一张大网正在张开。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告诉记者:"四川凉山贩卖婴儿犯罪,公安部组织了多次打击,犯罪分子为逃避打击,出新手法。以前出生后带着婴儿容易发现,现在去当地进行生产,如果路途中被发现,会说去打工。但不管如何变换手段,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儿童不是商品,贩婴犯罪起刑点5年,如果情节严重,可以判死刑。这类犯罪造成的危害很大,有的犯罪分子在条件很差的地下产房、小医院生产。买主不知道孩子的健康情况,长大后发现孩子身患重病,给家庭造成很大负担。"陈士渠说,为骗取买主信任人贩子会带孕妇去体检,事先和诊所的医生商量好。  陈士渠表示,公安机关将始终打击贩卖婴儿犯罪,保障每一个儿童的生命健康权,根据犯罪形势变换,做出一些调整。犯罪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不要以身试法,不要让这些悲剧重演。

近日,上海召开全面推进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会议,改革在上海全市所有法院、检察院全面推开。这标志着,上海成为中国首个在省级层面全面展开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的地区。  而诸如法官检察官员额制的改革,上海早在去年就已展开,从2014年7月起,正式启动法官、检察官的遴选工作。包括上海二中院在内8家检察院、法院900余名法官、检察官参加了被称为“史上最难”遴选,需经过申请报名、岗位承诺、入额基本条件审查、业绩考核、入额考试、审委会面试以及遴选(惩戒)委员会投票表决等多个步骤。  此外,上海市在遴选制度设计中,赋予了遴选委员会最终否决权,最新数据显示,上海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否决了7名法官检察官进入员额。  候选人员与最终选出人员的差额比例为1.2:1,最终确定了531名法官和308名检察官纳入员额。  在全国19个试点省市中,上海最先启动员额制改革,改革能否平稳,遴选效果好不好,将对其他省市起到标杆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诉讼制度及司法改革研究中心主任陈卫东表示,目前第一批、第二批共有19个试点省市已经启动司法体制改革,接下来剩下的所有省份也将于今年启动改革。  罗薇(化名)是上海二中院民二庭的一名法官。已经从事审判工作很多年的她没有想到,她要和很多年轻法官一起参加一场经过10道关口的入额考试,只有经过这些考试,她才能真正进入二中院的法官员额,继续从事法官职业。  从2014年7月起,上海作为本轮司法体制改革的先锋城市,正式启动法官、检察官的遴选工作,在本轮司法体制改革中,员额制改革因涉及法官检察官利益调整被业界称为“牛鼻子”。  3月22日,上海市检察官培训中心会议室外,罗薇和其他准备遴选委员会面试的法官们一样,有点紧张,毕竟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经历过这种大型面试。  听说面试的考官们不仅有法院、检察院的资深法官和检察官,还有很多法学界的教授,她担心在考场上考官们提问她并不是特别擅长的法学理论问题,让她与自己心爱的职业失之交臂。  和罗薇一样,上海徐汇检察院案件管理科副科长丁子瑶也在当天参加了面试,并顺利通过。她告诉新京报记者,上海法官、检察官遴选的程序非常严格,要经过十道关口,被报名的同事们形容为“史上最难”。  上海市检察院政治部副主任谭滨介绍,以往检察院招录检察官主要采取类似公务员招录的方式,通过检察院内部的笔试、面试即可,而这次遴选进入员额的考试意在选拔精英检察官,选拔程序非常严格。  首先,各个试点检察院要根据检察官的报名情况对他们的业绩考核情况进行审核,审核后报上海市检察院检察官遴选办公室。遴选办公室组织检察系统内部的笔试和面试,笔试和面试各占40%的权重,成功入围者还要通过遴选办公室对他们平时工作业绩进行综合考评,最终确定拟定的参加上海市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遴选的人员名单。接下来,上海市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再从司法办案能力、职业素养等方面对人员名单进行审核,审核确定参加遴选面试的人员。  这些人员参加由上海市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15名考官组成的最终面试,通过的人员还要由上海检察院党组审定,并报同级人大常委会审议,确定最后入额人选。候选人员与最终选出人员的差额比例为1.2:1。  上海市法官检察官遴选(惩戒)委员会主任沈国明称,经过这十道严格的遴选程序后,上海市在8家法院、检察院最终确定了531名法官和308名检察官纳入员额。  上海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启动法官检察官遴选,国内没有先例,上海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上海法官遴选委员会副主任章华介绍,上海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从去年7月着手组建,历时半年才完成。其间,仅遴选委员会章程就修改了12次。  遴选委员会共有15名委员组成,其中7名专门委员来自上海市委政法委、市委组织部、市纪委、市人大内司委、市公务员局、市高级法院、市检察院等单位,8名专家委员则是来自上海社科院、上海政法学院、华东政法大学、上海交大、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和市律协的法学专家、业务专家和资深律师等社会人士。  “专家委员会在面试中主要提问案件审理、法学知识等问题,考查面试人员的综合水平,而专门委员对办案、审案的细节进行提问。”沈国明说,在委员中有一位来自纪委部门的委员,他会对面试人员是否存在违法违纪可能进行考量,“可以说,目前遴选委员会的设置是比较合理的,大家考查的方面都各有侧重。”  在实施之初,法学界曾有学者担心遴选委员会可能只是“走过场”的一个程序而已。  沈国明对此回应说,这种担心是不存在的,因为遴选委员会具有否决权。他举例,在遴选过程中,所有委员均实名投票,如果委员认为面试人员不合格,可以直接打“X”。在首次遴选中,因为在最近5年的审案经验和办案经验很少,有7人被淘汰。  那么,遴选委员会的委员们手握法官、检察官“生杀大权”,如果有法官、检察官找人说情,如何保证其公正公平性呢?  沈国明表示,遴选委员会章程上已经明确了纪律。如果委员与面试人员存在亲属、朋友、工作关系等利害关系,必须回避。参与遴选专家委员会的8位委员是从20人专家库中随机抽取,面试人员不可能提前知道哪位委员参加面试。一旦有委员违法违纪,还将相应追究责任,甚至是刑事责任。“如果有人打招呼,这个打招呼的成本是很高的。有委员徇私情,代价是很大的。”  在本轮司法体制改革中,上海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的制度设计是上海员额制改革的重要一环。  所谓员额制改革,通俗一点来讲,是在现有法官、检察官中择优选出具有丰富的审判经验、办案经验的精英法官和检察官。他们都具有很强的业务能力和职业操守。改革后他们将具有独立签发裁判文书和办案文书的职能,剔除以往法院和检察院内部审案办案的“行政化”,提升案件质量和审案办案效率,维护司法公正。  上海市高院政治部主任郭伟清告诉新京报记者,2013年12月底,上海试点4家法院的法官比例是49%,试点4家检察院的检察官比例是71%,首次遴选过后,进入员额的法官比例和检察官分别为27.63%和29.93%。与此同时,没有进入员额的原法官和检察官将更多承担法官助理和检察官助理的角色,辅助法官、检察官做好其他工作。  罗薇目前有一位法官助理协助她工作。她说,实行员额制后,她经手的案件平均每个案件的审理时间可以减少近4天。  上海市政法委提供的数据显示,从目前的试点情况看,4家试点法院在保证审案质量的前提下每个案件的审理平均减少3.51天。  在司法实务界人士看来,员额制改革实际上是法院、检察院内部的利益格局重新调整。原来可以一两年内晋升的年轻法官和检察官们以及现在法院、检察院研究室、办公室等综合部门工作的资深法官和检察官的利益可能会受到冲击。  “我们当初在设计遴选制度时,最近5年都在从事审判办案工作是一个硬指标。设定这个硬指标对现在在办公室、研究室工作的法官检察官群体们会带来冲击,所以当时也比较纠结。”章华坦陈,但是考虑到入额法官、检察官审案和办案经验是第一位的,所以这个硬指标不能改变。  章华称,虽然上海设定了33%员额比例,但是目前入额法官和检察官比例分别为27.63%和29.93%,余下的员额比例实际上就是为这部分人群的上升通道做准备。  章华表示,已经入额的法官检察官也并非一劳永逸。入额法官检察官的日常工作考核会非常严格,内容包括办案业绩、廉洁自律、职业操守,如果达不到考核要求,会启动员额退出机制,考核不合格的将退出员额。  新京报记者 邢世伟 上海报道(原标题:

外媒称,如果你是中国居民,又喜欢预测天气,那你最好不要将这一本事外露。中国的一项新规定禁止气象爱好者发布自己的气象预报,称只有官方机构才能发布气象预报。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4月29日报道,  报道称,气象爱好者在世界历史上比比皆是,从详细记录蒙蒂塞洛的气温和降水量的托马斯·杰斐逊,到英国皇家气象学会的许多气象爱好者。当面向消费者的美国天气频道几年前宣布计划收购“地下气象员”组织时,美国的气象迷非常难过。“地下气象员”组织是气象爱好者建立的一个深受人们喜爱的草根气象信息平台。  在社交媒体平台分享自己天气预报信息的上海气象达人倪顺(音)表示,他认为规定针对的是那些渴望成名的气象迷,这些人夸大气象预报,从而引起恐慌。他说:“比如,声称台风即将来袭,这很容易使人们恐慌。”  今年4月初,一则宣称超强台风将侵袭中国南方的虚假消息疯狂传播,致使一些居民白白放弃出行计划。  倪顺表示,他认为这项规定很合理,不大可能影响普通爱好者。倪顺读中学时开始认真培养预测天气的爱好,现是当地一家业余气象组织的成员。  倪顺说:“我们一般以气象台信息为基准,然后加上一些自己的预测。我觉得这种事不会有什么问题。”  报道称,在中国,虚假气象预报并不是能引发恐慌的唯一骗局。在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2011年遭海啸破坏后,有人在网上造谣说,核辐射污染了中国的海盐,这引发多座城市出现“抢盐潮”。

上海日前召开的全面推进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会议公布,上海将稳步推进法官、检察官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将法院、检察院人员分类(分成审案人员、辅助审案人员和行政管理人员,即员额制),其中包括法官、检察官在内的审案人员收入水平暂按高于普通公务员43%的比例安排。  消息一经公布,立即引起关注和争议,反对声不少。中国法学会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卞建林教授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司法官员薪酬高于普通公务员是国际惯例,"改革后他们的年办案量是现在的两三倍,错案终身追责。退休也不能免责。"  卞建林说,法官、检察官的社会地位和薪酬待遇高于普通公务员是国际惯例。我国法院人员目前有33万多人,其中法官19.8万,比例超六成,有些地方甚至超过八成。  目前对法官与公务员实行相同的管理,薪酬与职务挂钩。基层法院干得再好也不过是副科级,工资捉襟见肘,致使优秀人才流失严重。  卞建林说,这次"员额制"的改革目就是要砸大锅饭、去行政化,对法官、检察官实行有别于一般公务员的专业职务序列和工资制度。  未来法院和检察院人员将分为三类,法官(检察官)、司法辅助人员和行政管理人员,比例分别为33%、52%和15%。只有"入额"的法官和检察官才享受较高薪酬,且要全部通过遴选。  "改革后人员少了,工作量大了,其他人只能当助手,不能再独立办案,每位进入员额的法官年办案量预计是现在的两至三倍。工资高了,司法责任却重了。"卞建林说。  但对法官、检察官的工资水平不能全国一刀切,即使是同一个省,也会存在区域差异,高工资是相对本地区公务员而言。  卞建林说,第一批进入员额制的还没有院长、副院长和庭长。现在法院领导太多,一个院长、好几个副院长、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庭长,还有各个处长,这些人中很多人过去是审案的法官。随着法院去行政化改革,取消院庭长审批,将来很可能一个法院就一个院长,负责司法管理;副院长、庭长会慢慢淡化。  现有的副院长、庭长有两条路可选择,要么进入员额,但同样要经过遴选程序,且入员额后必须亲自办案,不办案的要退出。现任院长、庭长不进入员额的,将来按党政干部管理,"院长庭长进入员额亲自办案,可以承办一些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目前尚有部分行政管理职能的,办案量应适当减免。将来无管理职能,办案量应与其他法官一视同仁。"  卞建林说,公务员是首长负责制,有事找领导决定,决策错了领导担责。而法官和检察官将来是个人独立对案件负责,办错案将被终身追究责任。退休了也不能免责,风险和压力明显提高。  卞建林说,此次司法改革,要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制,完善审委会制,取消院长、庭长审批制,实现由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将来谁办案谁拍板,谁做决定谁担责,出了错案问责倒查。"  指法院、检察院将现有人员分为法官、检察官;辅助办案人员;行政管理人员三类。法官、检察官负责审理、办理案件,同时对案件终身负责。  今年2月,最高法发布《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提出建立法官员额制度,科学确定四级法院的法官员额,确保优秀法官能留在审判一线。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5-05 02:2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