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3月11日电 据国家海洋局网站消息,近日,国家海洋局发布《2014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以下简称《公报》),《公报》显示,2014年,我国海洋生态环境状况基本稳定,近岸局部海域污染严重、陆源排污压力巨大、海洋环境灾害多发等问题依然突出。  《公报》显示,2014年近岸局部海域海水污染严重,近岸以外海域水质良好。  2014年,我国管辖海域近岸局部海域海水环境污染严重,近岸以外海域海水质量良好。春季、夏季和秋季,劣于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的海域面积分别为5.2万、4.1万和5.7万平方公里,主要分布在辽东湾、渤海湾、莱州湾、长江口、杭州湾、浙江沿岸、珠江口等近岸海域,主要污染要素为无机氮、活性磷酸盐和石油类。夏季重度富营养化海域面积约1.3万平方公里,主要集中在辽东湾、长江口、杭州湾、珠江口等近岸区域。  重点监测的44个海湾中,20个海湾春季、夏季和秋季均出现劣于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的海域,20个海湾夏季的劣四类海水水质面积总和为15440平方公里,占管辖海域劣四类水质面积的37.5%;影响海湾水质的主要污染要素为无机氮、活性磷酸盐、石油类和化学需氧量。  《公报》显示,2014年海洋生态状况基本稳定,典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堪忧。  海洋浮游生物和底栖生物自然分布格局未发生显著变化;海草、红树等群落结构保持基本稳定。国家级海洋保护区的海洋生物资源、自然遗迹和生物多样性等保护对象基本保持稳定。  81%实施监测的近岸河口、海湾等典型海洋生态系统处于亚健康和不健康状态。其中,杭州湾、锦州湾持续处于不健康状态,部分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下降。环境污染、人为破坏、资源的不合理开发是造成典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较差的主要原因。  《公报》显示,2014年陆源入海污染压力巨大,邻近海域环境质量状况较差。  主要河流入海监测断面水质较差,枯水期、丰水期和平水期,72条河流入海监测断面水质劣于第Ⅴ类地表水水质标准的比例均超过50%。河流携带入海的污染物总量约1760万吨,较2013年增加5%。CODCr、氨氮和硝酸盐氮等的入海量较上年均有所升高。  陆源入海排污口达标排放率仍然较低,445个陆源入海排污口全年达标排放次数占监测总次数的52%。入海排污口邻近海域环境质量状况总体较差,91%的排污口邻近海域水质无法满足所在海域海洋功能区的环境保护要求。  《公报》显示,主要功能区环境状况总体良好,基本满足使用要求。  海洋倾倒区环境状况基本保持稳定,倾倒活动未对周边海域生态环境及其他海上活动产生明显影响。油气区及邻近海域环境状况基本符合海洋功能区的环境保护要求。海水增养殖区环境质量状况基本满足增养殖活动要求,增养殖区综合环境质量等级为优良的比例呈增长趋势。在游泳季节和旅游时段,23个重点海水浴场和17个滨海旅游度假区环境状况总体良好。  《公报》显示,2014年海洋环境灾害频发,重大突发事故的环境影响依然存在。  赤潮和绿潮灾害影响面积较上年有所增大。2014年,全海域共发现赤潮56次,累计面积7290平方公里,赤潮次数和累计面积均较2013年有所增加;黄海沿岸海域浒苔绿潮影响范围为近5年来最大。渤海滨海地区海水入侵和土壤盐渍化依然严重,局部地区入侵范围有所增加。砂质和粉砂淤泥质海岸侵蚀依然严重,局部岸段侵蚀程度加大。  2014年,国家海洋局继续对2011年发生的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和2010年发生的大连新港“7.16”油污染事件实施跟踪监测,监测数据表明事发海域的海洋生态环境状况继续呈改善态势,但其生态环境影响依然存在。(原标题:国家海洋局:2014年中国近岸局部海域污染严重)编辑:

反腐  广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潘胜燊经调查在十八大后收了7笔钱,一共1700万,其中5笔共1200万是在万庆良案发后收受的,“这种情况还不止他一个。”  ———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黄先耀以潘胜燊为例,指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在广东也有存在  南都讯 记者孙天明 “现在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的最佳机遇期。”昨天下午,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黄先耀参加省政协民盟、民革界别分组讨论,表示省纪委也在对自身廉政风险进行排查。有政协委员表示不要因为反腐,让社会对企业家存在偏见,甚至让企业家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昨日的分组讨论中,委员们的话题多集中在反腐及政府依法行政等领域。省政协委员刘纪显说,依法治国的关键是政府要依法行政,在这方面政府应出台具体举措,比如制定一个正面清单,明确规定什么事情可以做,除了这些事情其他一概不可以做。  多位政协委员在现场谈到科研腐败问题,比如科研评审。刘纪显表示,他曾经历过一次评审,200多页的评审材料几位专家8分钟就审完,令人不可思议。但省政协委员、梅州市科技局副局长伍德凤也表示,去年广东的科技贪腐案被查之后,风气改变非常大,“过去每个地市科技局都有专人负责跑省里面,带着企业去跑项目,科技进步奖以前也要跑,现在不跑了,跑也没有用。”   针对委员发言,黄先耀一一作了回应。有委员提到纪检派驻机构的权威性问题,黄先耀表示,省纪委正在解决,将来不管是直接派驻还是综合派驻,全部都由省纪委直接管理,这样派驻机构的独立性将大大加强。  省政协委员李希表示由于经济下行和反腐败,社会现在对企业家存在偏见,“反腐确实牵涉个别企业家,但绝大部分是房地产领域。”黄先耀说,其他领域的企业家涉案的极少,企业家有配合调查的责任和义务,但纪委也会处理好反腐与保护企业家的关系。    在回应了委员后,黄先耀就当前反腐败形势作了讲话。他说,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应当要坚定信心,十八大后中央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见到明显成效,“可以说,现在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的最佳机遇期。”  但黄先耀表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将永远在路上,不会有终点,要有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广东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复杂。他说,广东毗邻港澳,涉外案件多,有的权钱交易在境外进行,导致发现难、查处难、追赃追逃难。同时,裸官贪腐情况明显,去年虽然清理了一批,但最近发现还有没暴露、没发现、没申报的。黄先耀特别指出,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在广东也有存在。他举例,近期被调查的广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潘胜燊,经调查在十八大后收了7笔钱,一共1700万,其中5笔共1200万是在万庆良案发后收受的,“这种情况还不止他一个。”在讲话最后,黄先耀向委员们主动公布自己及工作人员的手机号码,表示如需举报干部的违纪违法行为可直接给他发信息。(原标题:黄先耀:现在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的最佳机遇期)编辑:

中新网郑州11月12日电 (记者 李志全)审计披露,河南省境内的济邵高速、岭南高速、安南高速,在建设过程中超概算10.55亿元,平均超概算率为10.34%。  这是河南省审计厅12日公布的3条高速公路建设项目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结果公告中披露的。审计同时指出,3条高速还存在“不合理投资支出增加1.85亿元”。  2013年6月至7月,河南省审计厅对济源至邵源高速公路(简称济邵高速)、二连浩特至广州高速公路分水岭至南阳段(简称岭南高速)、安阳至南乐高速公路(简称安南高速)等3条高速公路建设项目竣工财务决算草案进行了审计。3个项目的建设单位分别为河南省济邵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简称济邵公司)、河南岭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简称岭南公司)、河南省安阳至南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简称安南公司)。  审计发现,3个项目的建设单位在与153家施工单位结算时,多计量结算工程价款合计7923.33万元。主要原因是一些工程项目工程量计量不实。  审计指出上述问题后,3家建设单位已按审计决定要求依法据实计量结算了与153家施工单位的工程价款。  审计发现,3家建设单位合计多计未完成工程投资和预留费用5785.33万元,岭南公司多支付征地补偿款369.33万元。  审计指出上述问题后,3家建设单位已按审计决定要求核减项目决算投资合计5785.33万元,岭南公司多支付永久性征地补偿款369.33万元,正按有关程序进行追还。  此外,相关运营管理单位占用济邵公司、岭南公司两个单位建设资金合计2.65亿元,主要是代项目运营单位垫付通车后的银行贷款利息及有关费用。  审计指出上述问题后,济邵公司、岭南公司已按审计决定要求收回被占用的建设资金。  审计还发现,岭南公司、安南公司两个单位在工程实施中未按规定将跨铁路桥梁、路面煤油稀释沥青透层等工程进行公开招标,涉及金额2.92亿元。3条高速公路建设中有2家施工单位涉嫌借用资质承揽工程、4家施工单位涉嫌违法分包工程问题。同时,3条高速公路共计62家承包商未按规定提供与项目直接相关的证明材料  据了解,3条高速不合理投资支出增加1.85亿元,主要是由于建设管理单位未按有关文件政策规定调整变更项目计量结算单价、建设单位对分割工程未执行原合同计量单价等原因造成。  而3条高速公路超概算10.55亿元的主要原因:初步设计概算编制不够细致;采用初步设计进行招标,建设中较初步设计变化较大,引发变更多;概算执行监管力度不够,对工程建设全过程造价缺乏十分严格的有效控制,存在多计量、损失浪费和概算外项目情况;物价上涨,材料、征地拆迁费用增加等。  审计指出上述问题后,河南省交通运输厅高度重视,认真分析超概算原因,并研究制定了6个针对性的办法和8项台账,旨在强化投资控制的科学化、合理化。同时明确规定,概算一经批准,除国家政策性调整之外,不得突破。今后对工程造价不能严格管理,造成严重超概算的,将按照相关规定给予项目公司直接责任人和主要责任人停职或免职处理,视情节轻重给与相应党政纪处分。(完)(原标题:河南3条高速公路超概算10.55亿元)编辑:

经多警种地毯式搜索,北江监狱监区长亲手抓获李孟军  前日上午8时40分许,位于韶关市的(详见《新快报》昨日A04版)。随后在武警、公安、监狱等多警种的合力追捕下,昨日下午2时23分,终于将脱逃罪犯李孟军成功抓获,抓获地点距监狱不到1000米,就在监狱西侧一块杂草丛生的废旧厂区内。随后,李孟军四肢被绑,躺担架上被押回监狱。  ■新快报记者 李辰曦 黄琼  昨日下午3时许,新快报记者闻讯赶到李孟军落网的地点,只见该处是一块荆棘杂草丛生的荒地,距离监狱的高墙不足1000米。来到荒地需要穿过一片茂盛的竹林,荒地内的杂草均一人多高。与荒地一墙之隔的是一间已经废弃的工厂车间。  一名参与追捕的民警告诉新快报记者,率先发现李孟军的两名民警之一,正是北江监狱监区长。当时警方通过观看监狱分布在西侧墙外的监控视频发现,李孟军并没有在监控范围内出现,因此将线索锁定在了监控盲点的范围。随后警方对附近的废弃工厂以及竹林展开排查。  据介绍,两位民警来到事发地后,发现荒地被工厂环绕,杂草丛生,平时鲜有人至,一人多高的杂草也为李孟军藏身提供便利。随后两名民警经过缜密的观察后发现,荒地南侧紧挨着工厂围墙的一条臭水沟,似乎有人经过的痕迹。于是两人前往查看,在水沟的尽头,在一个红色大烟囱附近发现了躲在草丛内的李孟军。两位民警见状,迅速上前将其制服。附近的警力接报后,火速赶往现场支援。  下午3时10分许,一辆警车将李孟军押送回北江监狱,只见李孟军双手双脚被捆绑,身穿黑衣黑裤,脸上满是污渍,其双眼紧闭,躺在担架上,很快被抬进监狱。据悉,李孟军落网时似乎仍受伤未愈。  昨日下午2时23分,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陈达超在北江监狱就关于成功抓获逃脱犯李孟军一事进行了通报。据通报,在抓捕过程中,几方警力都付出了很大努力,武警通宵达旦包围,公安夜以继日没有休息,监狱警察更是全力以赴没有一点松懈,人民群众积极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线索,最终在围捕的重点区域全力合作抓获罪犯。  陈达超表示,追捕细节目前不宜公开,下一步将反思内部管理工作,加大排查隐患力度,把隐患从根本上消除,以防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脱逃事件发生后,记者随即也赶到现场一探究竟。这两日,新快报记者直击了地毯式搜索罪犯李孟军的一些细节,搜索密度可谓完全没有死角。  前日晚上11时30分,新快报记者驱车赶往广东省北江监狱,从韶关市建设路驶入246省道,距离北江监狱还有5公里的地方,发现道路已戒严。只见道路两旁每隔十米左右便有1至3名持枪武警把守,沿途有警方人员设卡排查可疑车辆。而当记者来到距离北江监狱3公里的位置时,道路已经被封锁,在十里亭路与碧亭路交界位置,有警方人员以及武警的装甲车设卡,一块指示牌上明确写着“前方封路,车辆绕行”。不少住在附近的村民称,此时正有大批警方人员在周边村落、工厂、田野、山坡进行地毯式搜索。  距北江监狱西侧这段围墙不足一公里的靖村,有上千户住户。当地村民向新快报记者透露,事件发生不久,高墙内突然传出刺耳的警报声,警报大概持续数分钟。几小时后,村名们便看见有持枪武警进山搜索。村民王先生称,武江旁延绵几公里的芭蕉地,十多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肩并肩进入,搜索密度完全没有死角。“昨日上午有武警来我家问话,还告诉我,如果发现家里衣服不见了,也要赶快报警。”村民胡先生说。   据新华社电 脱逃事件发生后,引发了社会强烈关注,不少群众质疑,为何高墙矗立,电网重重,警卫森严,却“放”走了一名重刑犯?到目前为止,李孟军从北江监狱逃脱的现场仍处于封锁当中,不准他人进入。监狱方面以“细节不宜公开”为由没有做出更多披露。但记者通过走访监狱外围,还是发现了不少值得注意的“蛛丝马迹”。   有人质疑,李孟军与吴常贵逃离生产区40多分钟,且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却没有人发现。  多名广东省监狱系统的内部人员告诉记者,两名重刑犯翻墙越狱的地方没有“视频监控”。根据广东省监狱管理局1日的通报,重犯能够脱逃的原因之一是北江监狱警戒设施陈旧,正在进行改造。  陈达超坦承:“这一事件的发生,说明我们监狱在内部管理上、在隐患整治上存在着漏洞。”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的网站显示,北江监狱始建于1951年,年代久远。  记者此前调研发现,在广东,这样的“老监狱”并不少,且多数都是设施陈旧,长期缺乏资金投入,尤其在粤北山区一带,坪石、怀集等多个“老监狱”都是如此。  内部人士透露,这几年监狱一直在推动改造,但因为资金不足进展不甚明显。  记者查阅监狱设计标准发现,一般监狱围墙的高度达到5.5米以上。而身高1.72米的李孟军又是怎样翻过围墙的呢?  根据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的信息披露,李孟军和吴常贵通过“搭人梯”的方式爬越围墙,吴常贵被电网击中,掉进围墙内,李孟军越过围墙,继续逃跑。  记者沿北江监狱外围察看发现,监狱围墙的西部大部分依山而建,经目测足有100多米长,围墙外10米左右高的山坡上是灌木丛,山坡下就是一条公路,过往货车较多。试想李孟军翻越围墙后,再从山坡顺势下来并非难事。  记者发现,这段围墙新旧接合,至少有30多米长为旧围墙,其高度明显比新围墙要矮许多。对此,有监狱内部人士承认,监狱围墙正在维修中,但这样的半山半墙的确不合标准。这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李孟军就是从这段新旧接合部的围墙逃走的。  记者看到,在新旧围墙的接合部,有两处哨楼,哨楼的旁边则是监狱内的一栋废旧厂房,经目测只有几米的距离。有内部人士认为,墙内废旧建筑物离围墙很近,这很可能也“方便”了逃犯借力翻墙。珠三角地区一所监狱的内部人员透露,北江监狱不是“独此一家”,其实他所在的监狱围墙也达不到要求。   据陈达超介绍,1日上午8时40分许,北江监狱罪犯李孟军与吴常贵在车间劳动时趁警察不注意,溜到消防通道撬开安全门,窜到生产区和生活区隔离围墙边。约9时22分,二人通过搭人梯方式爬越围墙。  在这40多分钟里,二人是如何避过狱警看守的呢?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给出的解释是,监狱废旧危楼没有及时拆除,遮挡武警哨兵执勤视线,导致罪犯脱逃。  记者在现场发现,事发的围墙部位情况复杂,但仅有一处哨楼。一些内部人士认为,除此之外,也不排除警力布置出现了问题。事发当天恰逢周六,不少干警轮休,在监狱值班的狱警人数不多,有经验的逃犯很可能精心策划,利用了这一时机。  尽管李孟军已被带回监狱,如何做到“亡羊补牢”仍然面临困难重重。北江监狱,昔日是建在荒山野岭的劳改农场,如今周边已经变得车水马龙、交通便利。记者在现场看到,监狱的四周虽然山脉绵延,但紧挨着村居和工业区。在附近经营一家小商铺的吴先生说,这次虽然有惊无险,但还是希望监狱加强监管,毕竟村民居住的地方与“风险”只有一墙之隔。

5日,国家发改委集中批复新建和顺至邢台、衢州至宁德、格尔木至库尔勒、连云港至镇江、祥云至临沧、南昌至赣州等铁路项目,批复南昆铁路南宁至百色段增建二线工程,总投资近2000亿元。有中国工程院院士称,前三季度铁路投资才完成4000多亿,完成全年8000亿目标压力还很大,随着这些项目的批复,年底铁路将掀起新一轮建设高潮。  发改委批复的项目中,投资最小的是和顺至邢台铁路项目,投资66.4亿元;投资最大的是南昌至赣州项目,投资额为532.5亿元,其他的投资也都在数百亿以上,比如连云港至镇江项目投资464.6亿元。记者统计发现,这7个项目投资总额为1998.6亿元。  四季度以来,铁路建设领域利好消息不断。中国铁路总公司宣布近期将开工建设7条铁路,包括青连铁路、武九客专大治北至阳新段、丽江至香格里拉铁路、武汉新港江北铁路林四房至黄州段、广汕铁路龙湖南至汕头增二线及厦深联络线、合肥至芜湖铁路电气化改造工程、滨州线电气化改造项目等。中国铁路总公司还称,今年64个新开工项目在年底将全部开工。

分类:小说

时间:2016-07-13 05:2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