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 日本熊本县的吉祥物“熊本熊”外形可爱,又常常有令人忍俊不禁的举动,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少粉丝。近日内地安徽综艺频道节目中出现“山寨版”熊本熊“好运熊”,它不但身形、五官都与熊本熊非常相似,只是身体由黑色变成深啡色。  据香港《明报》网站4月25日报道,熊本县早前发生多次强震,当地情况仍未恢复,熊本熊团队亦表示会投入救灾,暂停更新官方网站,粉丝纷纷留言慰问。怎料这时内地竟出现山寨版熊本熊。  好运熊在安徽综艺频道节目“好运赚赚赚”首次现身,更不时与嘉宾互动,节目微博亦有更新好运熊在节目外的情况,似乎想学日本,打造中国版熊本熊。  不过,网友似乎不买账,直斥“正版还在灾区呢”、“人家在地震,你们就做出这种事”、“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也有网友指好运熊丑:“山寨还弄得这么丑,真是丢脸死了”;有网友调侃,“这事可千万不能让日本人知道了”。责任编辑:

原标题:经济学家谷书堂逝世  中青在线天津3月28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张国)今天从南开大学获悉,著名经济学家和经济学教育家、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首任院长谷书堂,因病抢救无效,于3月27日晚在天津逝世,享年92岁。  谷书堂教授长期致力于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研究和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构建,为国家培养了大量优秀的经济学人才,他的三位学生曾同时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被传为学界佳话。他提出的社会商品经济学理论、按贡献分配理论等为国家有关决策提供了理论参考,对推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他主编的《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社会主义经济学通论》等著作先后获得多项国家级和省部级奖励,八次再版,发行逾百万册,影响了几代经济学人,在我国经济学研究和教育学领域作出卓越的贡献。2012年,南开大学授予谷书堂荣誉教授和特别贡献奖。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纪委机关报:纪检人的友谊小船是怎样说翻就翻(图)  本报讯这个月我们一起出去玩?最近有案子。下个月呢?还是有案子。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周末同学会,去会所玩啊!反“四风”。那就换个地方打牌!党员要讲规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  4月12日下午,四川省成都市纪委“廉洁成都”微信结合最新舆论热点,创新推出《纪检人友谊的小船是怎样说翻就翻的?》,通过“约纪检人出游”、“向纪检人打听消息”等6幅幽默诙谐、浅显易懂的图文,真实展现了纪检干部的工作生活状态,引起网友热议。  “当‘友谊小船’这一系列主题漫画走红朋友圈,我们马上联想到了纪检干部的工作状态:忙碌但从不言弃,孤独依然坚守。”谈及此次创作的起因,廉洁成都微信团队的小编说,也许这样一次次的爽约和拒绝会让纪检人与朋友之间产生隔阂,“友谊的小船”可能会随时倾覆,但作为执纪监督者,感情的天平终究会偏向严格自律的要求。这也正是该条微信的落脚点——将强化自身监督、严守纪律这些内容嵌入其中,让纪检干部在轻松阅读的同时,寓教于乐,时刻绷紧纪律这根弦;同时也让更多的干部群众了解、理解从而支持纪检工作。  当天下午5时44分,“廉洁成都”微信制作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纪检版向7.3万粉丝推送,立即引起广泛关注。短短几个小时,微信阅读量已突破万次,同时被很多有影响力的微信公众号转载。“笑中带泪,句句戳中心窝”“纪检干部要时刻挺纪在前、铭纪于心”……很多网友在朋友圈转发或是评论。  漫画生动地还原了纪检人真实的工作、生活状态,颇具自嘲意味的语言拉近了与广大干部群众的心理距离。网友“大胃王”在后台留言说,“看了这个内容更能理解纪检工作者,为了工作,他们牺牲了与朋友相处的时间,虽然漫画中的小船翻了,但现实中,与纪检人的友谊之船不会翻,党风廉政建设的巨轮愈行愈远!”  “如何运用新媒体语言,更接地气地为党员干部及广大网友制作好内容,传递正能量,我们一直在摸索。”成都市纪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说,从此前的《朋友圈里有一个纪检人是什么感觉》到这次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纪检版,都是一种尝试,希望通过结合舆论热点等润物无声的方式,更加有效地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宣教工作。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央是不是不信任山西干部了?”山西省委书记这样答  王儒林回应,山西广大干部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中央对山西干部是充分信任、高度重视,亲切关怀的。截至2月底,山西共1556名同志主动找组织交待情况。组织采取重处分、组织调整、轻处分、诫勉谈话等方式对待他们。他认为能救起来的干部尽量挽救,不让其越陷越深。责任编辑: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昨天下午,刘少奇长女、89周岁的刘爱琴来到南京市建邺区国家广告产业 园,为南京大学爱知求真读书会的年轻人们签赠《风雨无悔——对话王光美》一书。刘爱琴满头银发,看上去慈祥而又精神头十足。年近九旬的她自称“90后”, 多次强调爱看书。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刘爱琴这次南京之行,是为了祭奠母亲何宝珍。1934年冬,何宝珍在雨花台英勇就义,长眠在这里。  现代快报记者 徐萌 胡玉梅      “11岁之前,我就是个小流浪儿,不知道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在读书分享会上,刘爱琴讲述了儿时故事。  刘爱琴回忆,1927年,父母忙着组织武汉工人运动,革命形势严峻,便把刚出生不久的她托付给汉口的一位革命积极分子,“养父养母把我当作亲生孩子养大,当时家里很穷,连个固定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到了8岁那年,养父母连苦日子也快支撑不下去了,只能把刘爱琴送到城里的亲戚家。“养母前脚刚走,那家女的就扔给我一把扫帚,让我干活。”  之后,干活和挨打成了刘爱琴的日常生活,“每天天不亮,我就被喊起来劈柴、扫地、担水、烧火,整天都在不停地干活,稍不满意,就会挨打,胳膊上、腿上,到处是淤青。”  “有一次我去井边担水,往上提水桶时眼前一黑,身子随着水桶掉进井里。幸亏男主人比较好,赶紧放下梯子把我捞了上来,才捡回了一条命。掉下去的时候,我想‘这下我死了,拉倒了,不活了’。”  时隔80余年,刘爱琴说起这段往事,仍不禁皱了皱眉头,“后来才知道,我是被卖给这家当了童养媳。”      直到1938年3月,刘爱琴终于离开武汉,到延安,来到了父亲刘少奇的身边。  刘爱琴回忆,刘少奇随革命队伍到达延安之后,把一张何宝珍的小照片交给同志,请他们帮忙到汉口找寻失散的女儿,但没有音讯。  后来,周恩来得知此事,委托汉口一家报纸刊登照片和寻人启事,才找到了刘爱琴的养父,进而找回刘爱琴。  “当时,叔叔把我带到了武汉八路军办事处,说我的亲生父亲在延安,要把我送到爸爸身边。”刘爱琴回忆说。  之后,刘爱琴和几个孩子一起坐上火车,经过了好几个日日夜夜,终于到达延安见到了父亲,“那是我11年来,第一次回到爸爸身边。”  但我很好奇,为什么我见到了爸爸,没见到妈妈?当时父亲的回答让她很伤心,“你妈妈牺牲了。”  原来,1933年,母亲何宝珍在上海参加革命时被捕,后被押往南京宪兵司令部监狱,英勇就义。  刘爱琴回忆,“父亲只告诉我,母亲已经牺牲了四五年,让我去找跟母亲同监狱的同志了解。我猜父亲可能不愿见我难过落泪,才不在我面前过多提起往事。”      在延安,刘少奇给刘爱琴上了第一堂启蒙课。刘爱琴说,“之前没上过学,只对标语中的倒字有点印象,父亲教我的第一个字是‘刘’字,我看着半边很像就念出了‘倒’字,父亲又写了一个‘倒’字,我就完全蒙了。”  “和父亲相处,我觉得非常愉快。但仅仅在父亲身边呆了一年,我就和哥哥一起,被送往苏联国际儿童院学习,一呆就是10个年头。直到1949年,才和父亲一起回国,参加工作。”刘爱琴说,刚回国的时候,自己连中文都说不太利索了。  一 直到了1977年,她才有机会到母亲墓前祭扫。“当时也是清明节,我父亲已经辞世了,我带着儿子从北京来到南京。”刘爱琴说,当时,她抱着一个大花圈坐上 了火车。“买不起卧铺票,我跟儿子买的硬座,花圈就立在座位旁边,到了南京站,我特意走到车厢连接处,用清水洗了把脸,然后坐电车赶到雨花台烈士陵园。”  到 了雨花台烈士陵园,刘爱琴和儿子放下花圈,面向纪念碑深深鞠了三个躬,“从小到大基本没见过母亲,我站在纪念碑前想了很久,还是流下了眼泪。”而且,刘爱 琴还和儿子在四周捡了雨花石,带回北京留作纪念。“当时祭扫完就回去了,没有人知道我们来过。连雨花台烈士陵园纪念馆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      经历了几十年的甘苦荣辱,对于89岁的刘爱琴来说,都已经淡然。她浑身透着慈祥,为人随和,笑眯眯的。  说起这次行程,刘爱琴说,他们一行是3月中旬从河南开封出发,“重走红色路”,沿着父母的革命足迹行进,沿途挖掘历史。南京是这次行程的第二站,4月2日,刘爱琴将到雨花台烈士陵园,凭吊母亲何宝珍。  南 京的雨花台,刘爱琴是很熟悉的,“我几乎每年都来。”每次来,她都很低调——这是父亲的要求,父亲生前对他们的教育就很严厉。在刘爱琴《我的父亲刘少奇》 一书中,刘爱琴回忆了父亲只有23元8角的钱柜,以及父亲对她的严厉教导。在书里,刘爱琴还讲了几个小故事,一次她让父亲身边的工作人员帮忙买了一身绒衣 绒裤,父亲知道后严厉批评了她,当时父亲说:“你花的钱,不是我的,是人民的钱。你知道我并没有钱,连我花的钱都是人民的。自己已经有了的,就不要去买, 尽量不去花人民的钱。现在人民还穷。”  今天,刘爱琴将前往雨花台一家社区养老中心,跟雨花台小学何宝珍中队的孩子们见面。后天上午,她会前往雨花台烈士陵园,凭吊母亲并捐赠纪念品。刘爱琴说,这次捐赠的纪念品包括母亲何宝珍的水晶像,父亲刘少奇的3D正面像,还有一套纪念邮票。      现代快报:您现在的生活如何?  刘爱琴:生活挺安宁的,我享受现在的安宁,我们这批去苏联的孩子定期聚会。做俄罗斯菜,唱当时的歌,跟小时候一样,挺开心的。  现代快报:听说您特别爱读书?  刘爱琴:我喜欢看书,现在手上看的是《褚时健传》,他真的是一个传奇人物,褚橙现在很火爆。  现代快报:您一般什么时间看书?  刘爱琴:我大多数时间都在看书,早上起床后,就看书,晚上睡前也看书。看的书比较宽泛,中文的、俄文的都有。  现代快报:您看上去特别精神,是不是每天都运动?  刘 爱琴:(笑)我现在眼不花,耳不聋,看书都不用戴眼镜的。我这个人读书晚,11岁回到爸爸身边才开始读书。也许是读书晚的缘故,动脑子多,所以,现在思路 还比较清楚。我还喜欢运动,年轻的时候,跳舞、打排球都会,尤其喜欢打排球。现在,喜欢遛弯,每天下午,我都会出去散步,一两个小时。早几年,清晨5点就 起来,坐地铁到颐和园,溜达一大圈儿。  现代快报:那您有什么保养窍门吗?  刘爱琴:(笑)我平时会喝点红酒,在家吃点洋葱,每天一个鸡蛋。还喜欢喝茶,喝的绿茶相对多一点,但红茶也爱喝。教你一个小窍门,红茶里加点糖,味道会更独特。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02-07 02:2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