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浙江省原省长吕祖善:现在仍会去博物馆做义务讲解  新京报快讯(记者贾世煜)3月11日上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浙江省原省长吕祖善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12年开始到博物馆做义务讲解员,现在他仍会去做义务讲解。  吕祖善2011年卸任省长一职后,经常到浙江省博物馆做义务讲解员。据媒体2013年的报道,至2013年9月,吕祖善已先后28次在博物馆作义务讲解,并被评为“优秀志愿者”。责任编辑:

原标题:以房养老试点范围将扩大  近日公布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2016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推进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下一步保监会将在现有四个试点城市的基础上,选择经济条件较好、房地产市场较为规范、当地政府支持的城市和地区纳入试点范围,扩大业务经营区域。  2014年7月1日起,我国“以房养老”保险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地进行试点。2015年3月,幸福人寿首款“以房养老”保险产品获批上市销售,试点进入实质性运作阶段,这也是国内首款“以房养老”政策性保险产品。  “房产是中国家庭最重要的资产,老年人养老也是一个关系整个家庭几代人的重大问题。”幸福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依然占据了主流,但部分失独老人、无子女老人、孤寡老人对“以房养老”有需求。  据了解,今年年初保监会曾协同民政部、国土资源部、老龄办召开了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保险座谈会,对试点工作进行全面总结和分析,深入谋划如何促进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健康可持续发展,使其成为商业保险服务社会养老保障体系的一种有益补充。会议认为,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是把国务院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和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等文件要求的惠民政策落到了实处,探索出了一条养老融资的新路,使房产这一老年人主要的存量资产在不转移使用权的前提下能够转化为养老资金,丰富了老年人的养老选择,增加了养老资源的供给,使老年人的“死房子”变成了“活钱”,满足了老年人希望“居家养老”和“增加养老收入”的两大核心养老需求。  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表示,住房反向抵押的养老模式在理论上讲是一件好事,在美国早就成为五个养老支柱之一,但在中国情况不一样,它遇到的是文化传统上的“水土不服”。“养儿防老”的观念根深蒂固,给子女遗赠房地产的传统也根深蒂固。“中国有三个特殊群体特别适合以房养老:独生子女国外留学就业的空巢家庭、独生子女国内异地就业的空巢家庭、失独老人群体。但是文化的力量是印刻在心脑里的。”郑秉文认为,以房养老在较长时期内还是个小众产品,要看到这个现实,要有长期准备。责任编辑:

原标题:职业打假人“收钱噤声”成潜规则 有人坐拥豪宅  他们鲜以真面目示人,很可能是逛街时与你擦肩而过的路人甲;他们烂熟法律规定、精于索赔技巧,即使被奉为打假英雄时,也毫不避讳“逐利”的初衷。职业打假20年,他们有人出入乘豪车、坐拥豪宅,也有人被无情淘汰,争议始终伴随。记者走近职业打假“老炮儿”,探究这个群体背后的“江湖”。    1995年,22岁的王海在北京隆福大厦购买了12副假冒索尼耳机,并依法获得赔偿,从此走上职业打假道路——这是中国民间打假的开端。  “职业打假人”迅速引起关注和效仿。无数个“王海”奔向各地商场、市场,媒体上经常看到各种黑幕被曝光、知名企业陷入“造假门”。  那时,杨连弟还是北京一个连锁超市的店长;前公安民警、工商局干部刘殿林已“下海”经商,受“王海现象”影响,二人开始打假生涯。  刘殿林专程从河北到北京“拜师”。一年后渐丰,刘因不认同当时王海的观念和打假模式等,与王海分道扬镳。其拉着一帮人组成联盟,“打着王海的旗号反王海”。  打假人与商家的“恩怨”也颇有意味。“3·15”前,“大佬”杨连弟亲自出手,向北京一家销售过期糕点的知名商场索赔。他说这家商场的总店是他打假起点,他也因此被列入“黑名单”。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不能在总店正常购物,因此对商场“格外关注”。  刘殿林则因揭露凉茶中违规添加药物与一家凉茶企业结仇,但几次交锋后“一笑泯恩仇”,被聘为打假顾问。   “曾有打假人,被打假对象雇来的人在派出所门口扎成重伤。”王海说。  刘殿林说,在广州“暗访”人血白蛋白造假时被对方识破,他的两个“拜把兄弟”险些被打死。“有次打假牙膏,我们被几十个操着铁棍子的人围殴。6人在医院急诊室里躺了一排,有个兄弟胳膊肿得和腿一样粗。”  震动最大的一起案件发生于2003年,“民间调查员”黄立荣在偷拍、监视紫禁城国医馆老板时被发现,被活活打死后抛尸。  “那是风险没有控制好。”谈到打假人受到暴力袭击,王海说。为保护自己,他有一些“规矩”。比如一些水果摊、小商店缺斤短两,会提醒他们,但不会真“打”。  王海还用“大众脸”、当过兵等标准招募打假人员,这也几乎成了所有打假公司招募员工的标准。  “职业打假人”还必须学会处理与行政执法部门、司法部门的关系。“我们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投诉,如果出现行政执法部门地方保护、不作为,那我们就会坚决告它。”王海说。   “收钱噤声”是行内通行的潜规则。私下达成协议后,打假人不会将企业的不良行为公之于众。  “2004年我收入两千多万,交税200多万。”刘殿林说。  光鲜难以掩盖“职业打假人”因逐利而不可避免的“原罪”。  一些“职业打假人”收了“保护费”后,任由问题企业继续生产、销售问题产品;有的用造假手段向雇佣他们的品牌公司索要奖金。  杨连弟曾目睹一起令人啼笑皆非的“维权”:“几个人在超市里说货架上的果冻有过期的,连钱都没交就要求赔五千。”  如果让王海的公司帮助打假,起步价是30万元——这是针对企业的价格,他坦承“‘职业打假人’打假的初衷就是为了赚钱”。“索赔是一项民事权利,打假人可以选择索赔后不举报、不披露。”  “不管是不是为了赚钱,打假都应该获得惩罚性赔偿。”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会长河山认为,在提高消费者维权意识、净化市场等方面,“职业打假人”起到难以替代的作用,也折射出有关部门的不足。  中消协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认为,违法经营者对“职业打假人”的赔偿是他的违法成本,从长远看,这个成本最终还是要由消费者承担。  据新华社责任编辑:

记者 马超  通讯员 栖文轩  以一瓶0.6元的价格从广州订购美白因子冻干粉,又分别从广州、北京定做“保妥适”牌、“衡立”牌以及韩国等一些品牌美容药品的防伪瓶盖、包装、标贴、说明书,在哈尔滨租住两套房屋并购买设备、工具进行生产,通过微信发布消息进行销售。就这样,假冒知名品牌的美容药品玻尿酸、肉毒素等被层层转销,卖到全国数十个省市,价格则翻了上万倍。  《法制日报》记者今天从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栖霞分局获悉,历经4个多月,该局成功侦破一起遍及哈尔滨、北京、天津、南京、广州等地的特大制售假冒美容药品案,捣毁生产、销售假药窝点10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6人,查获假冒肉毒素、玻尿酸5千余支,半成品假药、防伪瓶盖、包装、标贴、说明书以及生产工具等物品5万余份,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    2015年8月初,栖霞分局在工作中发现,辖区部分美容院(店)、诊所涉嫌使用假肉毒素、玻尿酸的线索。据此,栖霞分局食药环犯罪侦查大队联合市、区食药监部门迅速展开侦查,果断采取行动。  2015年8月27日,在一美容店内抓获涉嫌销售假药的犯罪嫌疑人谢某,扣押注射过的假肉毒素1支以及假玻尿酸等药品。经鉴定,涉案产品均为假药。经进一步查证,2015年以来,谢某一直在无资质的情况下从事美容微整形行业,从杭州、南京的上家手中低价购进假肉毒素和假玻尿酸并大肆销售。  由于案情重大,在江苏省公安厅食药环侦总队的指导下,南京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会同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栖霞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深入调查。  2015年9月7日,专案组决定兵分两路。一路连夜赶往杭州开展进一步侦查,在杭州一酒店内将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及戴某某抓获。现场查获疑似假药48盒,在张某某住处查获疑似假药471盒,在其工作单位查获疑似假药24盒及部分针管、氯化钠注射液等,涉案金额达10万元。  同时,另一组办案民警将身处南京某出租屋的嫌疑人张某抓获,在其家中搜到并扣押少量疑似假药。经审讯,张某交代了其通过美容培训的方式,以一次培训课8000元的价格将假肉毒素卖给学员的不法事实。     随着侦查工作的推进,一个销售范围遍布全国各地,上家多达10余人的犯罪网络逐渐清晰。按照“抓主犯、追源头、端窝点、毁网络”的侦查工作思路,专案组远赴天津展开调查。  2015年11月11日,专案组在南京某公寓一美容店内,抓获涉嫌销售假药的陈某等5名嫌疑人,缴获假肉毒素279支、注射器(带针)644支等物品。  11月20日,警方在天津将嫌疑人刘某抓获,现场缴获成品假肉毒素32支、半包装假肉毒素336支、假玻尿酸19支,用于生产的包装盒2300个、标签1934个、说明书1460张,用于出诊的工具箱等物品,涉案金额达数百万元。同时,明确了其同伙刘某某与任某的身份信息,并将该二人上网追逃。  经进一步审查,专案组研判分析,确定这起跨省生产、销售假药案的源头地就在哈尔滨。2015年12月9日,专案组远赴哈尔滨,抓获犯罪嫌疑人郝某某。12月11日,涉嫌销售假药的犯罪嫌疑人许某也被抓获。  12月22日,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何某某、王某某在哈尔滨被抓获,并捣毁了两人各自经营的特大生产假药窝点。现场缴获成品假药5000余支,半成品、防伪瓶盖、包装、标贴、说明书以及生产工具等物品5万余份,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   经审查,这个生产、销售假冒化妆品的团伙真相彻底被揭开。何某某、王某某通过东北某地的美容博览会开始接触这一行业,为了牟取暴利,他们从广州一家美容化妆品厂以一瓶0.6元的价格订购美白因子冻干粉,又分别从广州、北京定做“保妥适”牌、“衡立”牌以及韩国等一些品牌的防伪瓶盖、包装、标贴、说明书,在哈尔滨购买设备、工具,租住两套房屋进行生产。  随后,二人通过微信发布信息,以每支100元左右的价格进行销售,刘某、任某、郝某某、张某某、戴某某等人是二、三级批发商,以200元左右的价格从何某某、王某某购买后,再通过微信销往全国各地,谢某某、张某、陈某、许某等人则属于南京的终端供应商,他们则以一支1000元至8000元不等的价格直接销售给用户。  本报南京3月21日电  责任编辑:

台媒称,赴台大陆游客真的少了?有摊贩近日抱怨,陆客量大概掉了五成,一早卤的茶叶蛋还好好的一整锅在那,动也不动。另外,附近有店家等无客人,直接坐在门口休息、抽烟。  台湾东森新闻云3月28日报道援引中评社的报道称,一名摆摊的73岁妇人黄伍来春受访时说,陆客消费力惊人,去日本狂买化妆品及电子用品,连东南亚都欢迎,反观台湾并非如此,为何台湾不喜欢陆客来这里消费?黄伍来春卖的是茶叶蛋、花枝丸、绿豆汤及香烟。  报道称,傍晚时分,陆客稀稀落落,周边药妆店店员也闲得发慌,干脆拉了椅子坐在门口抽烟;连台湾中山大学防波堤欣赏夕阳的区域,也只见稀稀疏疏的陆客,不如以往盛况。  日月潭游艇公会常务理事黄胜辉说,日月潭游艇营运的模式有团客包船与散客搭乘排班船两种,其中团体包船客源,陆客团占八成以上。他透露,日月潭已出现陆客减少的现象,游船业者开始削价竞争。  黄胜辉表示,台湾政治人物在选举时所说“陆客来台旅游不会改变”、“维持现状”,那只是骗老百姓,有没有办法做到,旅游业者最了解。他希望台湾当局对大陆释出善意,因为台湾经济搞好,民众才能吃得饱,当局需要照顾业者生计,这才是最实际的事情。  据台湾《旺报》3月28日报道,即日起到6月底,赴台陆客团估计将减缩35万余人。旅行业者表示,35万人正好是2015年陆客来台总数的十二分之一,也就是说,估计上半年赴台陆客总数会较去年同期减少约六分之一。  旅行业估计,光是今年上半年,减少的陆客就可能让台湾减少约215亿新台币(约合42.98亿元人民币)收入。从2008年至今,陆客带来年年都增长的外汇收入,今年将首度出现负成长,但更可怕的数据会出现在下半年。  中 国新闻网援引台湾当局交通主管部门的统计,去年陆客来台最多是2月份,总计超过40万人次,其他各月较少,若以全年418万多人次平均,每月约34.86 万人次,接近台当局观光部门预估今年到6月底之前可能减少的陆客总人数。一旦陆客人数缩减,今年上半年光是陆客就减少六分之一。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11-09 04:36:55